母親給你最大的禮物就是把生命送給了你

11165304_472527282913379_3137096400811217957_n

和母親的關係影響一生(訪問史瓦吉多)

Q:我們和母親之間的關係如何影響到我們的人生?

A:我們和母親之間的關係是我們生命當中的第一段關係。她是我們的基石,和她之間的關係對所有的小孩而言都是最重要的關係。我們經由和母親之間的親密互動、緊密連結(或欠缺)學習如何和他人連結。我們之後的許多關係模式都根源於這第一段關係,並且持續不斷重複著。

和母親保持健康的關係並且和她保持安然共處,對我們的生活以及其它關係都具有深切的影響。根據我的觀察,和母親關係不好甚至憎恨自己母親的人,在所有其他任何關係中也都會有困難。通常我們對母親都會有抱怨,覺得有些東西是我們應該從她那裡獲得,而卻沒有獲得,因而我們覺得憤怒。

就某方面來說,我們是對的,的確有很多東西我們無法從父母親那裡得到,因為父母親也有他們自己的創傷和極限。問題在於覺得欠缺和憤怒只會讓我們停留在小孩的階段,陷在需索當中,無法在生命中往前走。最重要的是,我們會把自己和生命切開,對生命說”不”,責求「我媽媽應該不一樣」。但是父母親不是完美的,而且生命也不總是予取予求。這是事實。我們得學會放掉不切實際的欲求,多和生命的原貌同調。意思也就是依照父母親原本的樣貌來接受他們。

Q:這些欠缺、憤怒、責怪、要求事情有所不同的情緒如何影響到我們的關係?

A:很多人進入感情關係時,都會把對父母親,特別是對母親的這些態度,帶入到關係中,並且毫不覺察。他們開始以小孩要求父母親的方式來要求另一半。他們想從伴侶身上獲得當年沒從母親那裏得到的。當人們墜入愛河,所發生的是他們以為找到自己理想中的母親。

比較健康的態度是看到自己已經從母親那裏得到生命裡最根本的東西。對自己的存在本身心存感激,自然就會有一種放鬆與自在隨之而生。之後進入關係時,就不會像個需要母親的小孩那樣索求或依賴,而會有一種大人的需要,覺察到自己的不完美而和他人互相扶持。

在關係中對另一方表達自己的所需是重要的,因為以這樣的方式你表現出另一方對你是重要的,你不是超越人性需求的,這也可以讓自己比較脆弱。但是這些需要必須是大人的需要,不是小孩子那種沒有別人活不下去的需求。兩者之間的差別很重要,而這也是大多數人混淆不清的。他們無法辨識小孩子的需求感和能覺察自己並不完美的大人的需要感。

Q:可以舉個例子嗎?

A:一個男人的不完美是甚麼?是他需要一個女人,事實上是他需要女性能量。一個女人的不完美是甚麼?是她需要一個男人,是她需要男性能量。但這意思並不是如果你沒有伴侶,就會想自殺。你還是可以開心而且具有創造力,因為你覺得自己的基本需求或生存所需已經滿足了。只是有了伴侶,或是接收到了自己所欠缺的男性或女性能量,你會更開心一點,滿足感更深一點。換句話說,不論生活裡是否有另一個人,我們都要能連結到內在的中心與喜悅。只是當我們和伴侶在一起時,內在的完整感也許會更深一點。

例如,在感情關係中,如果對另一方說:「沒有妳我活不下去」,這是很糟的。這意謂著你在說你的存活要靠另一個人:這其實正意味著你不愛對方,你是完完全全的需要對方。這時你對待對方就像他是你的父母親,這對另一方來講是一個負擔。通常人們說「我愛你」時,他們的意思其實是:「我想從你那裏得到愛」。他們出發的層面是來自於想要得到愛的小孩子。

愛一直都在。愛一直都在我們每個人的內在。真相是我們的生存所需我們都有了。我們已經得到愛了,否則我們不會在這裡。愛也存在於外在,但或許並不是依照我們想要的方式,或是來自於我們想要的人。事實上每個人都知道當我們越是想從某個人得到愛,我們就越是得不到。相反的,一旦我們開始愛別人,別人反過來愛我們的機會也越大。

Q:如何知道自己的需要是孩子的還是大人的?

A:大人不會要求無條件的愛。大人會是很實際的,而且可以具體的說出他們想要的到底是甚麼?反過來,小孩子並不很清楚自己的需求,但是依然要求媽媽能夠知道並且滿足。我有時會問人們「當你想要另一方慈悲時,你的意思到底是甚麼?尤其是你何時會說這樣的需求已經滿足了?」一般人們要不是不能具體知道自己的意思,不然就是笑了出來,因為他們開始覺察到自己的要求有多麼巨大,根本沒有人能夠滿足。

所以想要知道你的需要是孩子的還是大人的,就要看它有多實際。你是要你的伴侶每天24小時和你在一起?或者你要的是一天能有半個小時一起安靜地喝咖啡。

還有一點:你想要另一方給你的,你是否也準備好要給予?在你想要自己的需要被滿足前,你也要敞開去發現對方的需要,並且願意去滿足或回應。很奇怪的是人們往往專注在自己的需求上,完全沒考量到另一方的。奧修常說:你要別人給你的,你要先給出。

但是當一個人還不能療癒自己和父母親之間的關係時,這些混淆都是無可避免的。

Q:女人之間的關係呢? 也都是根源於每個女人和自己母親的關係嗎? 如果我和母親安然共處也會影響我和其他女人的相處嗎?

A:是的!你也會和其他女人有好的關係。然而女人之間的關係通常都不好,原因是她們和自己的母親關係不好,或者她們承接了母親的情緒。

你要了解在妳所處的社會,一個男人可以擁有很多女人,而女人不能有絲毫的獨立(採訪者是一位土耳其女性)。不論在經濟上或是任何層面,她們都是依賴的,而且通常像奴隸般被對待。在這種狀態下,女人之間的競爭是必然的,因為同時有幾個女人,但都把焦點放在一個男人身上。不僅如此,就生理層面而言,一個男人甚至還不能滿足一個女人,何況是許多個。所以過去的女人,有時連當今的女人,都活得很挫折。

這就是為什麼女人通常都承接了來自過去的憤怒和挫折,並且忌妒其她女人。你的母親當然比你更接近過去,所以她承接的必然更多。和母親安然共處意謂著看到這層文化背景及其不人道之處,並且敬重所有那些必須經歷這種經驗卻不放棄的女人們。這當中不只是你的母親,也包括過去許多其他的女人。你看著這些女人,不帶著憐憫,而是帶著深切的敬重。帶著這樣深切的敬重,一個人就可以獲得某種程度的自由,也比較可以把過去的留在過去,而不會無意識地繼續按照類似的方式行為。女人現在已經不需要彼此競爭了,她們不再為少數幾個男人競爭,而且擁有更多的獨立自主,事實上她們應該支持彼此。

和其他女人競爭的女人實際上是在和自己的母親競爭,而這競爭當然是為了男人。就無意識的層面而言,這意謂著想要更靠近父親。她想要媽媽不要擋在中間或是覺得自己比媽媽更清楚父親的需要。這也會導致女人愛上已經有伴侶的男人。這是同一種動力(詳閱本訪談第三部分)。

所以要敬重你的母親,給予她在家裡最優先的地位,並且接受自己是一個孩子的位置,這也意味著不要插手她和父親之間的關係,這會幫助一個女人和其他女人有良好的,輕鬆而親密的關係。

Q:可以多談一下如何和母親安然相處嗎?深切地覺得接受她就夠了嗎?怎樣才夠?

A:當然這和愛與感激有關。但愛是一個微妙的字眼,因為愛有很多種意思。母親對孩子的愛和孩子對母親的愛不同。而那樣的愛和男人女人之間的愛也不同。我們要覺察我們在談的是哪一種愛。孩子對媽媽的愛是「我感謝你給予我,我也準備好從你那裡接受」。所以如果你準備好從母親那裡接受,你就是愛你的母親。這表示出你的愛,並且讓你的母親覺得重要。但是如果在心理的層面上,你想要給與你的母親,你就會讓她覺得小。

舉個例子。如果有人因為母親生命當中的經歷而覺得母親很可憐,有時會試圖要解除她們的某些心裡負擔。這時,他們就在不知不覺中把自己凌駕在母親之上,開始成為她們的母親,好像她們是孩子一樣。這是一種自大,但是這種自大我們往往沒有覺察。事實上,我們可能覺得很愛母親,但其實我們對待她的行為卻是很自大的。我們對很多祖先的態度也很類似。人們常常對過往的親人帶著憐憫或憤怒。我們對活在先前的人們抱持批評或態度,他們的生命情境我們其實並不清楚,而我們卻開始產生意見。這是一種自大,經常會導致過去的事件再次重複出現,而我們甚至毫不覺察。過去的要留在過去,但這只有帶著敬意才可能發生。要敬重活在我們之前的人,對他們表示不帶有憤怒和憐憫的敬重。

Q:如果母親真的沒有給與你所需要的,給的不夠多?

A:她已經給了。每個母親都給了。你會在這裡是因為你的母親。她把生命給了你。你往往忘了這一點。我們能坐在這裡是因為我們的母親把我們生了下來。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而我們忘了這一點。這是最大的禮物,比起我們沒得到的任何東西都大很多。我們所沒得到的 ,相較起來根本不算什麼。

Q:就實際的層面而言,接受這點就表示你能和她和平共處?

A:這其實不是接受的問題。在這裡,接受聽起來也是有點自大。這給人一個印象,好像我們也可以不接受,可以有選擇。但並不是如此。我們無法選擇接受或不接受我們的父母。他們是被給與的。你的母親就是你的母親,她會是唯一的。你的父親是唯一的;你的生命裡不會有不同的母親或父親。

所以這不是接受的問題。你的母親就是你的母親。你需要把她放進到心裡。我們只有一個母親,她會是我們整個生命中唯一的一個。沒有「不接受」的問題。我們需要多把母親放入心裡,這給與我們更多的完整感。

人們常常來做個案,報怨她們的母親。但這是一個很奇怪的出發點。這是無法改變的,不論是你或治療師都無法改變你的母親。即便母親今天決定:「好!我要給她所有她想要的」,她其實也無法做什麼。時間已經過了。母親已經做了她能作的,時間繼續往前走。繼續抱怨有什麼意義?

繼續抱怨的人並不真正想改變。他們依然陷在過去。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都抱怨得這麼多,我們不想放掉過去。抱怨的心理作用就是把我們綁在過去。我們需要看到別的。我們需要看到未來,放下抱怨。

在我們心存感激的那一刻,同時也會感覺到有些事情結束了。在你對母親心存感謝的那個片刻,你同時也和她分開了,你是自己一個人了。不幸的是,我們不想要這樣。我們不想自己一個人。所以當你抱怨某個人時,你對他的態度是絕望地努力想要從過去的那個人獲得更多,而無法在當下全然地接收。但是一旦你感謝,你立即感覺到有些事情結束了,有些事情完整了。你也就稍微比較單獨了。但人們往往不想要這樣。這也許就是人們會在和母親的關係上工作好幾年的原因。他們總是不斷的談媽媽。但事情就是這麼簡單,治療其實是可以很簡捷的。而且也應該真的很簡捷。

我們經歷過失望或者也許是傷痛之後,就應該放下而繼續往前走,否則不會有成長和進展。

資料來源http://www.enlightcenter.com.tw/m-2014-02-fc-interview-SV.h…

Advertisements